首页<道德讲堂

70年前,戚机厂70余人奔赴抗美援朝前线,后来...

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23日 14:40来源:常州文明办
选择文字大小  
  

雄赳赳 气昂昂 跨过鸭绿江

保和平 为祖国 就是保家乡

在今天,有这样一群人值得我们铭记

70年前,他们一起跨过了鸭绿江

舍生忘死 浴血奋战

70年后的今天,让我们一起向他们致敬!

 

    在江苏省常州市中车戚墅堰公司,也有这样一群英雄,在70年前,跨过了鸭绿江。

抗美援朝奖状

  1951年4月,由于抗美援朝的需要,党中央向全国铁路工人发出号召,要组建抗美援朝支前预备大队,工厂广大职工踊跃报名参加,4月至11月,工厂先后批准70余人赴朝。

抗美援朝期间协助抢运军用物资

  而他们中,有的人却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上,陈志鑫就是其中一人。

铁血忠魂

  陈志鑫,1928年出生,浙江杭州人,1946年进戚机厂做翻砂工,1951年4月,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的需要,要组建抗美援朝支前预备大队,陈志鑫积极响应,踊跃报名参军,并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897部队,被分到朝鲜铁路局熙川地区院里车站,承担铁路机车和线路的抢险救援工作。1953年1月12日凌晨,陈志鑫在排除炸弹时不幸壮烈牺牲,年仅27岁。

青年工人学习的榜样

  1949年2月,在上海、南京等地风起云涌的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影响下,戚机厂工人开展了震惊京沪杭地区的大罢工,陈志鑫在厂里地下党员的影响下,倾向革命,要求进步,积极参加了这次罢工斗争。他在斗争中得到了锻炼,开始走上了革命道路。

  早春的微风拂醒了古运河畔的龙头工厂,戚机厂获得了新生。但不甘心失败的国民党反动派,仍然派飞机来轰炸骚扰,企图扼杀获得新生的戚机厂。每次轰炸的敌机刚走,陈志鑫就匆匆忙忙赶到工厂,抢修设备,为迅速恢复生产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当时,为了躲避敌机轰炸,工房区不能住人,他将母亲安排在附近乡下的同事家里,自己一连几天扑在工厂突击抢修。

  1949年7月,他光荣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,成为解放后厂里首批入团的青年之一。全国铁路职工积极投入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潮中,已有一手高超的车工技艺的陈志鑫,天天出满勤,月月创高产,产量和质量屡创新纪录。当时的《人民铁道报》刊登了他的先进事迹,他成了青年工人学习的榜样。

雄赳赳、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

  1951年4月,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的需要,党中央向全国铁路工厂发出号召,要组建抗美援朝支前预备大队,戚机厂工人积极响应,踊跃报名参军。陈志鑫是独子,结婚后,女儿刚出生,又有年迈的母亲,按条件完全可以留守后方,可他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国家的安危。

  他在日记本上写道,先有国,再有家,我一定要到前线去,为伟大的抗美援朝作贡献。他一边给母亲和妻子讲国家的形式,反复做亲人的思想工作,晓以大义,一边匆匆地赶去报名。领导考虑到他家庭的实际情况,再三劝阻,可他斩钉截铁地表态:我决心已下,三头牛也拉不回了,就让我到前线去吧,我一定会给工人增光的。

  领导拗不过他,也为他报国之志所感动,终于批准他第二批参加抗美援朝,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897部队(后改为05部队)。1951年9月7日,在戚墅堰火车站,一列响彻着“雄赳赳、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的激越军歌的火车鸣笛待发。

  站台上,初秋微凉的风中,陈志鑫替白发苍苍的母亲拭去泪水,默默地亲吻着才六个月、还沉睡在梦中的女儿,依依地把她交到母亲手中,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妻子,什么也没说,就匆匆地上车了。火车开动的那一瞬间,他眼眶中泪水满溢,终于悄悄地落了下来。

  在朝鲜的土地上,看到的是满目疮痍、一片凄凉的惨象,陈志鑫和伙伴们不觉怒火中烧。他还和同去朝鲜的也是独子的好友崔东林签下生死之约,如果哪一个不幸牺牲,只要有一个活着,就要帮助另一个照顾父母家小。后来,陈志鑫牺牲后,崔东林不负诺言,承担了照顾烈士母亲和女儿的义务。

  到朝鲜后,陈志鑫被分到朝鲜铁路局熙川地区院里车站,承担铁路机车和线路的抢险救援工作。当时敌人十分嚣张,凭借空中优势和武器优势,一直对朝方铁路机车车辆、线路、桥梁、车站等进行毁灭性轰炸,不放过一人一车、一缕炊烟。抢险队就采取你炸我避、你走我修的战略,保证在下午6点前开通铁路运输。

  在铁道兵的配合下,陈志鑫和伙伴们将自身安危置之脑后,经常在紧急、危险的情况下抢修和处理被炸坏的铁路设施和车辆。他还利用自己的车工技术,土法上马,制作了不少简易设备,加工出一个个抢修急需的零配件,被同志称作“战场上的智多星”。

  有一次,一座桥梁被敌机炸毁,要抢修,可是没有现成的备用钢梁,怎么办?陈志鑫脑筋一转弯,想出了一个主意。他们与当地的朝鲜人民一商量,用草包、麻袋装土填弹坑,再上山砍来松树,排放在泥袋上,一层一层地往上铺填,再架上路轨,终于使限速的列车顺利通过。

  在抢修清川江大桥时,受到敌机的骚扰轰炸,他指挥工友们隐蔽,并鼓舞大家,前方战士不怕炸弹,我们怕什么?大桥抢修的前夜,敌机在离桥数米远的地方投下了好几颗定时炸弹。陈志鑫等人不顾危险,终于设法把炸弹挪到了远处,保证了大桥和抢修人员的安全。

  有一次,陈志鑫在驻地附近的车站上,看到被敌机炸坏的几辆新车皮上,有“戚机厂制造”的字样。在异国他乡看到自己工厂生产的支援前线的货车,他和伙伴们高兴极了,一心想要修复好这些车,把这视作报答家乡父老厚望的一次机会。他们借助有限的一些简单工具,用肩扛,靠绳拉,把倾倒的车辆修好,再送上轨道。陈志鑫是个有心人,常常从那些被炸坏的废弃货车上把有用的零件拆下来,以后抢修时,就能派上用场。

  当时的条件是极端艰难困苦的。他们经常看到被炸坏的车辆中装着雪白的大米和食品罐头,但没有一个人动一只食品罐头,仍然一口炒面一把雪地坚持着,把倾倒在地的大米和食品罐头尽数装好,运往战场。由于长期缺衣少食,工作紧张而辛劳,同志们营养不良,休息不好,许多人患上了夜盲症等疾病,陈志鑫也患有严重的胃病和关节炎。

  但这些难不倒、吓不退钢铁般坚强的铁路卫士们。一到晚上,大家依然摸索着抢修,从不退缩半步。在临美——孟中里战斗中,他们承担铁路抢修任务,炸了修、修了炸,整整抢修了七天七夜,路基下的土地被炸成了豆腐渣,路基没了承载力,为了保证运输线畅通,只好用大米包和大豆包一层层堆成路基。大家累得满嘴燎泡,十指鲜血淋漓,走路都在打瞌睡,却没有一个人叫苦,没有一个人退缩。由于陈志鑫在前线的出色表现,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两次荣获记功表彰。

异国他乡埋忠骨

  1953年1月12日凌晨,在这滴水成冰的时候,熙川地区院里车站又遭受了敌机一场地毯式的轰炸。炸弹中夹带着一批定时炸弹,埋进了厚厚的被炸酥了的泥土里。轰炸一停,陈志鑫和战友们又冲了出去,去排除炸弹。正当一组三人同心协力拖着刚挖出的炸弹时,冷不丁埋在另一处的炸弹爆炸了,火光冲天,弹片横飞,巨大的气浪掀起十几丈高的泥土……

  震晕了的战友从土堆里醒过来,不见了陈志鑫。等他们扒开厚厚的黄土找到他时,他已经不行了。大家抢着脱下大衣,为陈志鑫盖上,轮流为他做人工呼吸,持续了三四个小时,可终究没能挽留住陈志鑫,他永远地合上了双眼。陈志鑫后来被安葬在朝鲜古安州烈士陵园。

  也许没有亲手杀敌的豪迈,但中国铁路工人同样在抗美援朝战争史中写下了浓浓的一笔。


责任编辑:袁 一君
打印】【关闭】【收藏此文章

版权所有:常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
电子邮件:czwmb@163.com 文明热线:0519-85680866 法律顾问:江苏常州友联律师事务所彭美松律师
友情链接: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  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  中文字幕乱码免费  青青青国产费观看视频  主播自拍安慰流水视频直播